专访 | 回乡当公务员的Nature论文一作:高分子材料界面研究新突破

社会
20阅读

Nature 论文一作,却放弃科研回老家做公务员,这是安徽宿州 90 后男孩郝治伟的人生选择。

图 | 左为郝治伟;右为其导师左彪(浙江省高分子材料表界面科学重点实验室副教授)(来源:受访者)

8 月 18 日,郝治伟担任一作、其导师左彪担任共同通讯作者的论文,在 Nature 正式发布,这也是以浙江理工大学为第一单位发表的首篇 Nature 论文。几天后,他收到了安徽省宿州市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的 offer,并于 8 月 23 日正式上岗成为一名公务员。

图 | 相关论文(来源:Nature)

论文本身也极具意义:刷新了对高分子材料界面行为的认识

抛开郝治伟的职业选择、所引起的网友大讨论,该论文研究工作本身也具有重要科学意义。左彪告诉 DeepTech,论文之所以能被 Nature 杂志所接收,也跟选择高分子界面分子运动的这个独特问题切入点有关。

此前大家多是关注宏观材料的性质,更关心高分子材料整体的性质;但还有一类性质叫表面性质,例如两个材料之间的摩擦、粘合、粘接以及液滴在表面的浸润等。

这类性质仅由几十个原子层厚度的表面层内分子、或原子的种类及其运动性所决定。尽管很多科学家都试图在微观层面上去观测和研究表面高分子链的运动行为,但苦于没有很好的实验手段,一直未获得突破性进展。

左彪表示,他的导师王新平教授引导他进入高分子表界面研究领域后,就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迄今已有近十年时间。参加工作后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和浙江省高分子材料表界面实验室的持续资助下,对这一问题开展了针对性研究。

此次发表在 Nature 上的研究工作解决了这个问题。左彪告诉 DeepTech,他们从液滴浸润软固体表面这个自然现象中得到灵感,并在前人研究工作的启发下,发展了一种利用微液滴诱导高分子膜表面发生纳米尺度形变,从而研究高分子材料表面纳米蠕变的方法,由此建立了松弛时间跨度达 6 ~ 8 个数量级的宽时域、多尺度表面高分子动力学表征方法,一举解决了高分子材料表面分子运动表征的难题。

具体来说,他们将 1 -乙基- 3 - 甲基咪唑四氟硼酸盐离子液体微液滴,放在聚苯乙烯塑料膜表面,利用原子力显微镜观测到液滴表面张力作用,让材料表面产生了微形变。

根据温度和液滴作用时间的不同,形变高度可从 1~2 纳米到几百微米不等。并且,所选取液体并不唯一,只要这种液体具有超低的饱和蒸汽压、高的热降解温度、以及较高的表面张力并且与聚合物不相容,便适合于这种测量。

有了这种方法之后,他们继续对高分子表面的状态和分子运动进行研究,并在实验中发现了这样一个反常现象,即高分子塑料表面并不是硬的,而是在一定时间尺度下表现出类似柔软橡胶的特性。

(来源:Nature)

获悉该现象之后,他们又向国外团队寻求合作,在理论和模拟方面又做了大量的工作。左彪和郝治伟则负责实验部分,最终从分子层面上搞清楚了上述发现的机制,给出了合理的解释,还发展了理论模型去描述这种行为,也形成了很好的研究闭环。

(来源:Nature)

此次发现为原先观测到的许多高分子界面现象和过程提供了不同的维度的理解。例如高分子塑料具有一定的可粘合性和自愈合特性。橡胶态表面的存在可以加速高分子塑料之间的粘合,或能使塑料高分子表面具有一定的塑性和自愈合能力。

此外,对于塑料表面液滴的滚动行为,也可得到很好的解释。以前发现水滴在某种材料表面滚动得很慢,但在另一种材料上滚动得很快。排除其他因素的影响,两种材料表面橡胶层厚度和柔软度的差异可能会导致液滴的滚动行为出现差异。

本次的研究结果给许多高分子界面现象提供了新的认识和理解。此外,还对于高性能高分子材料开发具有指导价值。

郝治伟本人:父母非常支持自己的决定

郝治伟告诉 DeepTech,父母及家人完全支持他的决定。

前脚论文被 Nature 发表,后脚公务员被录取,这样的戏剧性人生并不多见。但左彪告诉 DeepTech,这既戏剧、也不戏剧。郝治伟于 2020 年 9 月硕士毕业,论文于 2020 年 11 月 30 号投给 Nature;2021 年 1 月初,返回第一轮专家审稿意见,那时他们对论文发表前景,就已产生很好的预见;2021 年 4 月中旬,论文被 Nature 预接收;2021 年 6 月 15 日,论文正式被 Nature 接收。而郝治伟自 2020 年 9 月硕士毕业后,一直在准备公务员考试,直到 2021 年 4 月论文被 Nature 预接收,他的公务员考试也并未拿到结果。

因此,郝治伟并非因为从事科研无望,才转而去考公。而是在论文已有较大希望发表顶刊时、反而考公还不太确定时,就已决定走公务员之路。

而郝治伟告诉 DeepTech,2021 年 4 月论文被预接受时,他正在备考公务员考试,没有功夫想太多,因为硕士毕业后对于职业规划他也经过各方面的衡量。

图 | 浙江理工大学(来源:资料图)

而在此次研究中,之所以选中郝治伟做该课题,是因为那一届左彪只有两个学生,一个学生做另一个课题,郝治伟则做表面高分子动力学的课题。

左彪作为通讯作者,是项目的发起者以及研究思路的提出者,而郝治伟作为第一作者则是实施者和执行者,能以硕士身份发表顶刊论文,确实非常难得。另外,研究后期普林斯顿大学等国外同行的合作,也对该工作的完善起到很大帮助。

作为导师,左彪觉得郝治伟的执行力很好,对科学问题也有独到见解,既能抓住问题关键,也能顺利推进项目,这些都是科研人员的重要潜质,因此他肯定是做科研的料。

而左彪也劝过他继续读博,但郝治伟告诉 DeepTech,经过深思熟虑之后他还是拒绝了老师的邀请。

对科研人员来说,能在 Nature 上发表研究工作是梦寐以求的事。Nature 接收具有突破进展和普遍科学价值的研究工作,每年仅有来自全球800多份研究论文被 Nature 最终接收并发表。所以,在 Nature 上发表文章是非常光荣的,是对科研成果本身和科研人员研究能力的一种肯定。

图 | 《高分子表界面物理》 (来源:资料图)

因为即便是顶尖高校,也很难发表这一成果。而郝治伟能以硕士身份发顶刊,这在全国也是屈指可数。只要他愿意读博,其他高校是否直接录用不好说。博士毕业后,再做一站博士后,就能进入不错的高校,找到比较好的教职。

但他也坦言,虽然作为老师他觉得很惋惜,但对于郝治伟考公的选择并不惊讶。

他告诉 DeepTech,郝治伟不仅具备做科研的高智商,也拥有做公务员的高情商,并表示他总能抓住事情的关键,顺利地把问题解决;并且他待人接物也很得体。如果郝治伟是个纯粹的科迷,钻到实验室里出不来,那他肯定也不会去考公务员。甚至郝治伟真的去考,左彪也会把他劝回来。

图 | 安徽省宿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官网首页(来源:资料图)

关于自己的高情商,郝治伟表示硕士期间,和导师左彪一直相处很愉快,布置的任务也完成得比较令人满意。三年读研,发了一篇顶刊论文,过程并非一帆风顺。郝治伟说遇到一些现象无法解释、或者实现条件有限,那就得不断地试错。

而谈及做过科研可给目前工作带来的帮助,郝治伟表示,做科研主要是技术研究和理论研究,给目前公务员工作带来的直接帮助比较有限,但对于他的思维能力和事务处理能力都能有所裨益。

前天刚入职时,他说很多同事都好奇这样一个人长什么样,以及为何来这里。不过目前,他还在培训阶段,尚未领到具体工作职责。郝治伟家中还有一个姐姐。他认为此次回老家工作,既能陪在父母身边,还能建设家乡。他也想借此告诉网友,很感谢大家对于科研工作的关注,自己也会在不同岗位上实现个人价值。

来源:搜狐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